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外域园区 >妞书僮:热血痛快的犯罪小说《鬼影大盗》转载2-2

妞书僮:热血痛快的犯罪小说《鬼影大盗》转载2-2

分类:外域园区  / 时间:2020-07-02 / 作者:

《鬼影大盗》

马克斯.海斯身材高大而削瘦,像某个电脑公司的老闆一样。他骨瘦如柴,看起来在自己皮包骨的身体里很不自在。最成功的罪犯是看不出来的。他穿着深蓝色牛津衬衫,戴着厚如可乐玻璃瓶的三焦镜片。自从奥瑞冈州蛇河的工作营之后他的眼睛就坏了。他的虹膜是模糊的蓝色,瞳孔四周越来越淡。他只比我大十岁,看起来却老多了,掌心变得很粗,外表唬不了我。


他是我见过最残暴的人。


我滑进他对面的座位里,看看桌子底下,没有枪。我从未被人从桌子底下开枪过,不过很简单,尤其是像他这样的人,只要用P二二○或其他装着灭音器的小型手枪就能办到。亚音速子弹,一枪腹部,一枪心脏。他会叫厨师剁掉我的双手和头部,用垃圾袋把我装起来,把剩下的部位丢进海湾里,彷彿我从未存在过。


马克斯稍嫌不悦地伸长手指,「杰克,」他说,「别侮辱我,我叫你来不是为了干掉你。」


「我只是觉得在你这边纪录不佳,还以为你再也不会找我合作了。」

「你显然错了。」

「这一点我倒是发现了。


马克斯什幺都没说,没必要。我直视着他,他打开掌心放在桌上,摇摇头,彷彿很失望。

「子弹,」他说。

我说,「我不知道你的意图为何。」

马克斯说,「请交出子弹。」


我的反应很慢,用两根手指拿出肩带枪套里的左轮手枪,让他知道我不打算使用。我打开弹膛,推出所有的子弹,把一把中空弹放在他盘子旁的桌上,像餐具一样在木头上发出声响,滚动了一会儿才在他和我之间停下来。


我把枪放回枪套。

「找我什幺事?」我问。

「你认识海克特.莫雷诺吗?」

我缓缓点头,不甚明确。

「他死了,」马克斯说。


我没什幺反应。这并不算什幺新闻,我第一次见到莫雷诺就知道他会早死。几年前,我在杜拜一家酒吧里,正打算喝完柳橙汁后回家。那地方很高级,客人都穿西装。莫雷诺从我背后出现,身上穿着一套新的亚曼尼条纹西装,抽着温斯顿真货香菸,一次两口。他说话时夹杂着一种我听不懂的语言,也许是阿拉伯文或波斯文。我们谈完后,他用人造玫瑰花的包装管在停车场的工具棚后方点燃快克古柯硷,我闻得到他衣服上快克古柯硷加热后的味道,看得到肋骨底下的心脏跳动。他算得上军人的话,我就是圣诞老人。


「关我什幺事?」我对马克斯说。

「你跟他多熟?」

「够熟。」

「多熟?」

「像我跟你一样熟,马克斯,我知道你找我是来听你说,不是来谈某个我出任务时认识的毒虫。」

「杰克,都一样,」马克斯说,「莫雷诺今天早上中弹了,值得我们的尊重,他到死前都是我们的同行。」


「要我给莫雷诺这种杀人兇手尊重,我不如自己吃一颗子弹。」


我们沉默了一会儿。我端详马克斯的面孔,他的眼神看起来很不自然。他的咖啡杯四周有一圈棕色污渍,咖啡已经没有热气,没有装奶油的小杯子,没有空的糖包,只有一圈乾掉的棕色咖啡渍,还有杯缘底下的黑色咖啡渍。这杯咖啡至少是三小时前倒的,没有人在凌晨三点点咖啡的。


「到底是什幺事?」我问。


马克斯伸手从口袋拿出一叠像平装书那幺厚,用橡皮筋绑着的二十元纸钞,放在桌上,「今天早上,」他说,「我跟莫雷诺的抢案失败了,死了一堆人,货也不见了,是联邦调查局出动的那种惨。」

「你要我做什幺?」

「我要你做你最拿手的,」他说,「我要你让它消失。」

 


首先,我必须知道他们抢劫的目标

「这种事等不得,」马克斯说,「他们偷的东西非常危险,我只有四十八小时的时间。」

「那笔钱很危险?」


「对,那笔钱,那笔钞票,他妈的无记号、真空包装、连号,真正的联邦储备钞票,为了发给纽泽西南部的赌场,特地从华盛顿特区运到费城联邦储备分局的钞票。杰克,是那些钞票。」

「那些钞票有什幺问题?」

马克斯对着我手上那叠二十元钞票点点头。

「这些钞票用的是联邦封包,」他说。


联邦封包。

没人想听到这几个字。


尤其是我,而我甚至从未处理过联邦封包。那就像银行安全这个荒谬的故事结尾邪恶的转折。联邦封包指的是联邦储备银行运送钞票的方式。华盛顿的铸印局完成钞票印刷之后会把刚印好的钞票放进机器里,将这些钞票分成千元一叠,再分成百元一叠,这个过程结束后再用胶膜将钞票真空包装,便于运送。他们每天印出价值五千万美元的钞票,有时候单次印製的钞票重达五百公吨,光是塑胶包装的费用就高达数百万。真空包装能减少四分之一的体积,意味着运送上更有效率。钞票包装好之后就放进卡车里,载到财政部由电脑扫描流水编号,成为法定货币。接下来卡车将这些钞票送到联邦储备银行的十一个分行,联邦储备银行再扫描一次钞票,再由卡车送到世界各地较小的银行。收到钞票的银行再扫描一次钞票,然后打开封膜,将货币流出。然而,联邦储备银行并不只增加钞票的流通量,他们用新钞换回旧钞,因此,在外流通的金额大致一致,每年差几个百分点。旧钞由较小的银行收集后送到较大的银行,再统一送回财政部裁碎、销毁。一整个大循环。


对我这种人而言,六十吨重的新鲜百元大钞听起来美好得不真实,因为据我所知,这幺好的事本来就不可能是真的。没有人动手抢过联邦储备银行的卡车,更别说成功得手,没有人那幺笨,因为根本不可能成功。不可能成功的原因在于政府运送这些钞票时根本不在乎是否出差错。他们当然还是使用武装警卫及多辆卡车等混淆策略,但只要他们认为坏人可能快成功了,就会把整车钞票烧掉。长话短说:联邦储备银行付给政府的印钞费用大约是每张十分钱,基本上就仅是墨水和纸张的费用。钞票被烧掉并不会造成实质损失,银行损失的只有纸张而已,只要请印刷厂重印即可,等待新钞的小银行将就着再用一阵子旧钞就好了。可是,如果这些钞票被抢了,而抢匪也成功逃走,那批货的每一块钱都算通货膨胀。当然,和国内生产毛额整体比较起来,几十亿美元不算什幺,但就算最小的通货膨胀都会伤害美国政体货币系统的信用。抢案的消息会在十个小时内从波士顿传到孟加拉,一旦传出系统有漏洞,国内的每一批罪犯都会想拿下联邦储备银行。一个不小心,山姆大叔就会有完全不同等级的麻烦。


所以才需要联邦封包。


基本上,联邦封包就是墨水炸弹。华盛顿送出来的所有钞票里,每几张百元大钞之间都有一层很薄、几乎探测不到的爆裂装置。这个装置包含三个部分:一层无法消除的墨水、一个当成爆裂物的电池、以及作为开关的全球定位追蹤器。联邦储备银行将这些钞票运送到全国各地时会将这些封膜包装的钞票放在电磁板上。电磁板就是无线电池充电器,类似现在手机用的那种。只要钞票离开电磁板,藏在钞票之间当成爆裂物的电池就会开始耗电,电池耗尽时钞票就会爆炸。封膜提早被割开钞票也会爆炸;全球定位追蹤器连错卫星,钞票也会爆炸。


百货公司常在昂贵的衣物上装防盗磁扣,对不对?如果哪个白癡偷了Vera Wang的衣服走出诺德斯特龙百货公司的大门,讯号会送到衣服上那小小的无线频率识别器,你知道,就是那个塑胶的圆形小东西。无线频率识别器侦测到一件衣服没有结帐却在移动,此时门口的警笛就会响起。如果这样还那没有抓到那小子,那幺还有一包无法洗掉的墨水附着在衣服底下,只要离开大门几呎就会爆炸。爆炸后衣服毁了,小偷也被抓。百货公司这幺做是因为如果货品以这种方式被毁,他们可以报完整销售额损失,加上向那小偷索取的法律费用及惩罚性损害赔偿。还有,会爆炸的衣物吓阻效果非常好。联邦封包也是同样的原理。万一钞票遭窃,上面有计时器。除非合格的金库经理在特定时间之内,通常只有几天,用特殊的接收器扫描,否则钞票就没了。联邦封包是死亡之吻。


一般银行也用同样的技术,只是少了全球定位器。如果你像我做过好几十次的那样,走进一家银行要他们交出所有的钞票,有时钞票里也藏有墨水包,通常设定在两分钟内爆炸。所以,抢匪走出银行后钞票爆炸,警察知道他们只要找出那个全身沾满洗不掉的墨水的家伙就对了。这种墨水包是可以破解的,只要将钞票放进其他厚塑胶袋里,就算其中一个墨水包爆炸也不会毁掉整批钞票。可是联邦封包不一样。联邦封包的钞票全部绑在一起,万一卡车抛锚或电磁板故障,等人处理文件的时间里,那些联邦储备银行的钞票就这幺放在仓库里的一大块电磁板上,得动用几名壮汉多少时间才能将一亿的钞票从一辆卡车换到另一辆上。系统运作很慢。联邦储备银行的计时器设在四十八小时,部分原因是系统的效率低落,其他原因是由于执法单位利用全球定位系统抓到抢匪找回钞票,四十八小时是合理的极限。


我吞下口水,「联邦储备的钱为何会出现在赌场?」我问。


「进入市场流通,」马克斯说,「一般赌场一星期流通的钞票比六、七家银行还多。现在已经很少人用钞票了,客人都用信用卡买筹码,但赢钱时要兑成现金。大西洋城所有的银行金库加起来也无法在这种忙碌的週末满足丽晶这种饭店赌场,所以赌场本身就算是银行,由于其他私人银行无法满足他们的现钞需求,因此他们可以请联邦储备银行直接送钞票。丽晶饭店里有一百台提款机、三十个黄金等级出纳柜台,相当于十家银行。他们已经这样运作两年了。」


「你本来打算如何处理追蹤器?卫星定位干扰器?」

「最简单的方法,铅袋。」

「你到底打算怎幺处理封包?」

「这一点不用你担心。」

「才怪。」

「这笔钱是要拿来买毒品的。」马克斯说。

「这幺说并没有解释什幺。」

「这笔钱的时间限制是从东岸时间早上六点起起算四十八小时,我本来应该在东岸时间星期一的六点前解决掉,现在那边已经早上十点了,这表示我只剩下不到四十四小时的时间处理,无法解决的话我就死定了。」


「你本来打算如何进行?」

马克斯瞪着我,彷彿我是蠢蛋一枚。


他这种人每天都进行交易,根本不会出错。马克斯当然是要拿他那一份去交易,那不只是好赚的钱,容易赚的钱,而且是最快、最容易、获利最多的洗钱方式。马克斯当然要这幺做。


「回答我的问题。」我说。

「杰克,你没听懂我的话,」马克斯缓缓吐出这几个字。

「我们本来打算把钱拿来买毒品。」

我的双手离开桌面。

「你完全没有打算解除钞票的安全装置,你打算就这幺交给某个可怜的笨蛋,对方完全不知道自己拿到的是什幺。」我说。


毒品交易就是像听起来这幺简单。一方带毒品来,另一方带钱,进行交易,很少比这更複杂。我十四岁就做了第一次毒品交易,把五分钱镍币放在公园长凳上,对方把等值的一包大麻丢在我腿上后离开。如果当时的我做得到,现在任何人都做得到,轻而易举。


马克斯买毒品也差不多,只是数量较大。手头上有一百万现金的话,马克斯和两个手下可以向贩毒集团买下一整车的毒品,价值一百万的纯迷幻药可以放进小的水瓶,一百万的海洛因可以装满房车的后车厢,古柯硷则会连后座都装满,价值一百万的大麻需要卡车来载。卖方甚至不会质疑封膜钞票,只会拿了就走。


砰!

三十个小时后,城里就少了一个毒贩。赌场把钞票炸掉之后,马克斯的供应商手上只剩十来万张没用的百元大钞,还有直接呼叫联邦政府的发号器。要是交易出了差错,马克斯这种水準的毒贩还能承受一百万以上的损失,但很少有毒贩被秘勤局搭直昇机攻坚后还能生存。马克斯抢赌场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武器,马克斯的目的不是抢赌场,不。


他真正抢劫的对象是毒枭。

【延伸阅读】

#妞书僮

#鬼影大盗

#罗杰霍布斯

好书不寂寞~

妞书僮来推荐一下节奏明快、巧妙高招媲美电影《瞒天过海》、《出神入化》的犯罪小说

年仅23岁新人作家超龄精湛出道作,惊豔英、美犯罪小说文坛,而且华纳兄弟电影公司还以接近一百万美元高价签下电影改编版权...(故事老练又狡黠~好杀呦)

本文摘自《鬼影大盗》

妞书僮:热血痛快的犯罪小说《鬼影大盗》转载2-2

出版社:脸谱出版

作者:罗杰霍布斯Roger Hobbs

译者:陈静妍

sunbet(官网)管理|设计期刊|问题手机|网站地图 申博老虎机 申博占成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