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自然荟萃 >《拉拉库斯回忆——我的父亲高一生与那段岁月》

《拉拉库斯回忆——我的父亲高一生与那段岁月》

分类:自然荟萃  / 时间:2020-06-10 / 作者:

书名:拉拉库斯回忆——我的父亲高一生与那段岁月

《拉拉库斯回忆——我的父亲高一生与那段岁月》

台中下行列车

父亲被捕那年(1952年)的9月中,我和10位邹族少年前往台中简易师範先修班(补习班)就读,班上共有40多位包括邹族、泰雅、布农等在内的台湾西部山区原住民学生。这个班级是台中师範为了储备原住民小学教师而设立的预备班,只要修业1年,即可直升台中师範简易科(4年制),準备回家乡服务。学校的布告栏天天都有政治情况报告,也时时公布原住民的匪谍、贪污、叛乱等案,因为父亲的案件也在列,学校老师同学对我异样眼光的投射,或刻意疏离的动作,都使我了解自己所处的环境和地位。虽然功课名列前茅,也受到几位恩师的保护,还是免不了受到同学欺辱与排斥。

1953年,先修班奉令解散,依成绩先后,幸运被分发到台中第一中学(日治时的台中一中)初中部。当时的一中,除了优秀的台湾籍学生从中部各地考进来之外,也是当时外省籍子弟、华侨学生、山地籍学生指定就读的学校。学校人数多、接触面广,除了级任老师之外,政治层面的话题已经很少出现在生活中。虽然严禁说日语,但台湾籍和山地籍的学生依然会大胆说上几句日语、唱日本歌。其中有几首是父亲教我的童谣,哼唱之中,使我益发怀念起离家1年多的父亲。

学校有一位中俄混血的女老师,黄昏时常常在教室里拉小提琴,我常和几位同学前往聆听,梦想有一天也能够和她一样拉小提琴!可能我频频聆听的缘故吧,有1次她突然以我想像不到的鄙视口气问我,你这个山地生怎也喜欢西洋音乐?我回答,我不但喜欢古典音乐,现在学校午休播放的「贝多芬第2交响曲」唱片,还是我从山上带来的。老师又惊讶又怀疑的表情,充分显示当时教育工作者对原住民状况了解的缺乏。

想念父亲的心思,不因功课的忙碌而消失,无罪开释的期待在心中萦绕,租一部脚踏车,到距学校2公里的台中车站月台,目送下行(南下)列车,变成每个星期天的例行公事,希望见到父亲的身影……虽然最后希望落空,但父亲留给我的回忆,永远烙印在我心中。

《拉拉库斯回忆——我的父亲高一生与那段岁月》

1961年,我从台湾省立嘉义师範学校毕业,开始担任小学教师的工作。虽然无法在家乡服务,但假日回部落时,感觉已变得不一样,开始得到许多父老的接纳与关心;排斥过我的同年龄层的人,也改变了原有态度。村里比较正直且胆大的客家人,直接说父亲是无辜的、被陷害的;这种人在威权统治时代少之又少,而且相当冒险。这时,官方及学校还相当限制我和3弟英辉的行动与言论,但台湾的大环境似乎已有风雨欲来、面临改变的迹象了。

1983年,在学校的聚会里,从外地来作客的外校校长,当着来宾和在场的原住民与教师面前说,阿里山乡的落伍是高一生造成的,他没受什幺教育,政府给他乡长的职位该满足了,还要反叛政府。在座的宾客大都知道我是高一生的儿子,而且还是这学校的教务主任,所以场面非常尴尬。我告诉他说高一生是日治时代台南师範毕业的,他竟回答说日治时代的原住民教师,讲习几个月就可以当了。

这件事之后,我和三弟英辉开始蒐集父亲的相关资料,台北的陈素贞老师也正好开始做田野调查工作,于是从陈老师那里取得父亲毕业名册一纸,里面详细记载了入学和毕业年度。后来影印寄给教育界同仁,让动不动就说我是某某大学毕业、某某师範毕业,证件于战乱中遗失的人事做些参考吧!接着,台湾公共电视台拍摄《台湾百年人物誌——高山船长高一生》时,又从台南师範取得父亲亲自用毛笔书写的入学愿及其他珍贵资料,对父亲求学的情形有了更深的了解。

大正5年(1916年),父亲进入台南州嘉义郡阿里山蕃达邦蕃童教育所,大正11年(1922年),嘉义寻常高等小学校寻常科四年级入学,大正13年4月14日就读台湾总督府台南师範学校普通科5年及演习科1年,昭和4年(1929年)4月卒业,随即担任达邦蕃童教育所教师兼驻在所巡查。

从父亲仅留的1本手册及3本已遗失的《潦倒时代手记》(どん底时代の手记)留下的照片中,可以想像父亲在日治时代16年当中,扮演邹族人、日本巡查、教育所教师等3种角色是多幺困难的事。那时候,内有大哥英生(Hideo)罹患肾脏病,情况时好时坏,还要照顾大批亲戚及食客;外有部落文化与行政体系的冲突,加上部落人对破除迷信及废除家屋葬等工作的消极态度,父亲经常处于两难困境。战后参与228事件,劝导族人前往新美、茶山等地移民,加上高山族自治县的构想和连络,相信也遇到了许许多多困难与挫折。我真的想像不到极度繁忙的父亲,还写了多首有关登山、打猎、激励、移民的歌曲;在儿女面前和母亲合唱〈荒城之月〉、〈月之沙漠〉、〈海滨之歌〉时,其祥和的态度、自然的神情,真难想像当时的他其实心神煎熬。当我唱他为孩子们写的〈青蛙医生〉时,温馨感谢的回忆充满我心中。怀念!怀念父亲,好想回到台中火车站目送下行列车,想像列车在车轮转动的声音和汽笛声响中,慢慢消失在眼前……

sunbet(官网)管理|设计期刊|问题手机|网站地图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伯爵电子游戏平台 菲律宾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澳门银河电子游戏平台网站